145675706.jpg  

 

小貂魚,開始學會短暫離開魚缸,開始學習關於人的一切。
包括,那些他本來的不懂的期待、歡笑、傷心、憤怒,甚至離開水面後,他知道,原來眼淚是鹹的。
他的世界越來越大,但小貂魚覺得還不夠大。

小貂魚,開始對於魚缸外的一切躍躍欲試。
他願意拿所魚缸裡沒有的喜怒哀樂,來換遼闊的天空。

小貂魚和小王子說:他想離開。
離開魚缸,離開小王子,離開自己。
小王子感到不解。

喔~不!
小王子,不是王子,只是個剛學會洗魚缸的小男孩。

小男孩說:如果你放棄馴養,那你就離開吧,但是,你以後不會遇到第二個我了。
小貂魚回答道:我知道沒有第二個你,就像我找不回以前的我一樣。
小貂魚,似乎沒有猶豫的,離開了。

他以為這是一趟旅行,當放棄魚缸的剎那。
在很久很久以後,他才明白,原來這是一場流浪。
不過,這是很久很久以後的故事了。

小貂魚的鱗片,因為空氣,慢慢的乾燥,一片片的掉落,慢慢地斑駁。
角質化的皮膚,不夠濕潤的空氣,偶爾的異樣眼光,小貂魚開始發覺,原來自己不屬於陸地。
但是.....現在,也不屬於魚缸,自從他背叛了魚缸的那刻。
有點可笑的模樣,還好小貂魚自己不知道。

不過,還是有些令人開心的地方,充當暫時的魚缸,讓小貂魚忘記自己的蛻變。
例如:大樹丘。
大樹丘,裡面有來自各地的奇妙生物。

例如:
喜歡玩球,薄得像紙,沒有立體感的魔法師:赦爵斯。
老是很嚴肅,腰際別著圓月彎刀的古老戰士,葛萊。
每天喃喃自語,上通天文,下知地理的蒙古大夫,他,似乎沒有名字。
七歲外表,卻有七十歲智慧的男孩,總是很忙碌,裡面最像人,仔細一瞧,不是人的外星人,脆迪。
很陰沉,不太講話,很像背景卻無法令人忽略的,史豔。
還有....看起來很粗儣,沒什麼特別,卻是唯一能和這裡每個人溝通的,萊夫。
在這裡,每個人都有自己模樣,小貂魚不是魚也沒關係。

大樹丘,讓小貂魚感到自在,儘管,小貂魚偶爾會懷念以前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咬咬女士:安柏貂專欄

amberbonb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