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命名

撲克牌,紅底白框,中間一只貓頭。

記憶隨著撲克牌開始泛黃,停產。

絕版。

記憶時光機穿越夾在日記本裡,紙牌的貓頭。

模糊破碎甚至辨識不清的字跡混著鮮血,帶著我,漂浮。

 

「阿祖,我們去大樹下好不好?我想吃冰」剛上幼稚園中班的女孩撒嬌的哀求。

「那你不可以跟媽媽說,而且妳長大了,阿祖抱不動了,要自己走,知道沒有。」老人慈祥的說著。

 

大樹下

小女孩開心的撿著地上老人們賭博剩下的紙牌。

「阿祖,我不想吃冰了,我撿了很多寶物,媽媽說不能撿地上的東西,所以不要跟媽媽說喔!」

 

夕陽西下,太亮。

 

死白的病房,腕上的紅顯得觸目驚心。

清醒的我,記不得阿祖的臉,在時光匆匆下,記憶的灰燼只剩下紙牌的面貌。

時光機只能進入回憶,無法讓誰停留在另一個時空。

 

窗外,夕陽依舊西下,太亮。

刺得我,最後一次,眨眼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咬咬女士:安柏貂專欄

amberbonb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